搜索
养殖业补贴首页

我在美国做寿司的日子,泡得墨西哥女友,无悔流水般的日日夜夜

我在美国做寿司的日子,泡得墨西哥女友,无悔流水般的日日夜夜

  拉回到现在。

  餐馆里有不少从台湾来的同胞,其中老板的妈妈,我们管她叫阿姨,今年70岁了,人非常随和,来美国32年,现在是公民,他的老公仍然在台湾工作,她告诉我说他老公是做偏门生意的,就是帮别人的种猪发情后进行人工授精的,虽说是偏门,但轻松并且赚的也多,阿姨每年会回台湾小住一个月,保持夫妻之间的感情。

阿姨祖籍四川,13岁的时候随父亲来台湾,父亲是台湾水泥厂的工作人员,解放前的大学生,据说是当时教会资助读的大学。

阿姨经常来店里吃我做给她的鳗鱼手卷,经常和我一起忆往昔岁月,谈古论今,聊聊家常。

阿姨自己说和获得物理诺贝尔奖的李政道是表亲,我们也不论真假。

有时候聊到台湾的一些话题,我问道,台湾被蒋介石统治了这么多年,他在那边的影响力应该是很大的,那台湾有没有出书啊,或者什么歌曲啊,影视作品之类的对他进行歌颂赞美,进行美化、神话及崇拜呢,比如什么伟大领袖,什么太阳之类的呢?阿姨一脸严肃坚定地摇摇头地说,台湾没有这套,不会搞这些名堂,也没有哪个敢搞这些东西,是我们用劳动和汗水养活了他们,他们是为我们服务的,没有必要搞这些,那老蒋的雕像还不是说拆就拆,说泼墨就泼墨。   我平常就很关心社会的几大民生问题,对台湾的这些方面也很有兴趣,我问阿姨,如果一个台湾人,没有工作,没有退休工资等任何经济来源,也没有什么资产,他或者她老了怎么办,怎么养老?阿姨和店里其他几位的说法一致,我也专门找其他台湾朋友做了验证,阿姨说,每一个年满65岁的人,无论贫穷和富有,每个月都可以领到6500(按汇率1人民币=计算是1448元人民币)老年津贴,请注意是普惠每一个年满65岁的人,当然,你如果有钱生活富足,你可以不去领这笔老年津贴,但是这点钱在台湾生活肯定是不够的,不够怎么办?如果你有子女,子女也有赡养老人的义务,当然,如果子女自己都生活困难,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老人可以向社会局申请补助,社会局出面调查,会根据申请人的具体情况给予每个月1万至1万5千台币(合计人民币2228元至3342元)的社会福利补助,同时看病医疗全免费,但是当社会局调查发现子女有能力而不赡养老人,有可能会被告上法庭,吃官司,这点和老美不一样,老美是社会化养老,养老医疗等与子女没有什么事,子女也没有什么诸如我们华夏民族的孝、忠等一说,他们完全是凭和父母的感情作为纽带维系社会的平衡。

  再就是医疗,我们都知道台湾实行的是全民健保,究竟这个全民健保有什么好处呢,平常又是怎么运作的呢?阿姨告诉我,简单地说,如果生病去医院,如果需要住院或者动手术,医院是不会需要你先交费,才给你看病或者动手术的,不会在手术台上伸出手来,也不会把一个病人拒之门外,病人完全不用担心医疗费的问题,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都是先看病,再付款,并且自付部分很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比如住院花费医疗费5万台币,自付可能就500台币甚至更少,我听了表示不敢相信,几乎要炸裂。 和我一起在sushi寿司吧工作的严大哥也是台湾人,他掀起裤管,给我看他小腿脚踝的枪伤,说是混社会被道上的兄弟用散弹枪打的,总花费台币30多万,自付部分仅区区1千多台币,这是什么世道,才付1千多块啊,叫我们大国国民情何以堪。 严大哥的枪伤最后获得对方的赔偿款500万台币。

他还说,自己其实是没有健保的,但是这也不是问题,当你患病住院后,你需要全额支付医疗费,你可以先支付后,再去健保局补缴健保,你可以缴一个月的,也看缴一年的,你当然需要把以前欠的健保费补缴回来(你如果没有钱补足以前的欠缴部分,健保局会向你催款,你说没有钱也把你没有办法),这样你就又可以获得健保的报销部分,把你先行支付的医疗费绝大多数按比例拿回来。

他告诉我,在台湾是不怕看病的,真正做到了有病也不用愁,人人有保障。

台湾人有工作的,自己平常每个月大约缴200台币作为健保费用,其他公司帮你付,这点类似我们的医保。 如果没有工作的,所缴健保费每个月大约500台币,这点钱在台湾人收入里所占比例几乎都是微不足道的,因为他们的工资大都是以万为单位的。

如果是低收入或者政府保障对象,更少一分钱都不用缴,全部免费,当我们还挣扎在药价虚高,回扣,号贩子,医闹,医患关系不怎么和谐的状况中,一场大病足以返贫,回到解放前的时候,台湾为我们做出了一些样板,解决老百姓看病难和贵的问题,这才是真正的民生问题,我们任重道远,要做的事情真的很多很多。

  再说说教育,也许我说的不对也不全面,甚至很偏激,权当抛砖引玉,互相讨论。

  严大哥告诉我,台湾读书的负担老百姓基本上能够承受,小学不含生活费一年大约5、6台币,不含生活费,初中一年8、9万台币,高中11、12万台币,到了大学一年就需要15、16万台币了,这都是不含生活费的,这样的学费对普通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台湾人普通老百姓月收入差不多是2、3万台币,负担一个学生上学我个人认为不会很轻松,也是有点吃力的。 这还是对于公立学校而言,如果是私立学校,学费都是在这基础上翻一番,唯一的是对于低收入户和政府保障对象,有减免,有保障,保障不会因为穷而读不起书,上不去学。 他们实行的是国民教育,也就是说,教育不偏向哪一个党派,不搞愚民,也没有诸如思想政治课之类的,进行洗脑等等,书可以一直读下去,可以找银行贷款缴学费,毕业后慢慢还。 教育本来是很普通的事,既不崇高,也不伟大,传道授业解惑,我觉得以平常心看待即可,这当然与我们接受的传统观念不符,我们社会对它进行了一些拔高。   台湾的住房也是一个问题,房价之高,年轻人望而却步,具体情况怎么样,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待以后慢慢来验证。

  台湾政坛天天吵吵吵,闹闹闹,甚至打打打,看起来乌烟瘴气,令人侧目,要么游行示威,要么经济滑坡,人民苦不堪言,好像社会到了崩溃的边缘,是什么让他们有胆可以这样闹腾?为什么不搞上下一盘棋,不整几个理论和几个代表出来,为什么没有核心全局观,台湾老百姓是这样理解的,这是台湾的特色,几个党派之间互相制衡,各种力量互相制约,不让一个党派坐大,从而垄断社会的方方面面,这样一来人民就要遭殃了。

这样可以很好地把中国这个几千年的古老产物“官老爷”关进笼子,让官不聊生,日子不好过,官难当,让官们没有机会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对民众各种打击报复,各种死法,让民众内心充满恐惧,噤若寒蝉。

这样一来,媒体也敢于仗义执言,穷追猛打,追求真相,社会相对公平,坚守正义,人民也可以安居乐业,老有所养,社会减少戾气和各种拜金,包容平和的多,民众也正直勇敢,对黑暗无所畏惧。

反观我们的社会现状,很多时候堪忧,太多乌七八糟,荒唐狗血的剧情充斥我们生活的角落,侵蚀着我们社会的肌体,我们思想被阉割,权利被无情剥夺,言论被限制,如一群毫无表情的动物一样狂欢娱乐至死,我们生于斯,长于斯,却没有能力改变什么,看着他、她、它滑向无边的深渊,这是我们的悲哀,也是时代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