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养殖业补贴首页

交行:破「7」不會令匯率波動失控

交行:破「7」不會令匯率波動失控

下一篇:  【大公報訊】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近期國際環境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上升,人民幣承受了一定程度的貶值壓力,有必要增加匯率彈性來應對外部衝擊。 他並指出,即使人民幣兌美元突破「7」也不擔憂會造成匯率波動失控,認為人民幣匯率有能力在新的合理均衡水平區間在波動中保持基本穩定。

  內媒引述連平的文章指出,2018年貿易摩擦給中國經濟發展的環境帶來變化,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開始放緩。

受世界經濟放緩,外部發展環境不確定性增加以及避險資本推升美元匯率等各種因素的影響,5月以來人民幣承受了較大的貶值壓力。 然而,在供求關係變化和市場預期看淡的背景下,人民幣匯率出現一定幅度的貶值並不奇怪,這種貶值是人民幣匯率彈性機制功能的具體表現,是彈性匯率機制的應對外部衝擊的合理反應。

  浮動匯率機制對經濟體來說,具有自動穩定器的功能。

隨着形勢的發展變化,外部負面因素還有可能影響中國經濟,屆時需要浮動匯率機制更加有效地發揮抵禦外部衝擊的作用。

而以某個數值關口作為貨幣貶值底線,會降低和減弱浮動匯率機制的作用和功能。

這不僅會浪費有限的政策資源,還將妨礙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推進,甚至在短期內會助長市場的投資行為。 他稱,既然是浮動匯率制,市場就應接受人民幣適度波動以及波動區間合理移位,以真正培育起彈性匯率的市場化理念。   他認為,不必擔憂人民幣突破「7」,匯率波動會失控。

他建議,未來在綜合運用多種工具穩定市場匯率;及時發揮好預期管理作用;加強和完善對跨境資金流動性管控;高度警惕並有效管理股市、匯市等市場相互傳染和互動;宏觀政策及時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等,進一步完善政策舉措來對人民幣貶值壓力和跨境資金流動進行有效管理,構建外匯市場、資本流動、關聯市場、宏觀經濟等四道防線,形成綜合、立體的應對舉措體系。

最新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