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养殖业补贴首页

富贵鸟欠债没法还竟拿鞋子抵债?债权人欲哭无泪

富贵鸟欠债没法还竟拿鞋子抵债?债权人欲哭无泪

  在80年代人的童年记忆里,(港股01819)是“中国真皮鞋王”;长大后,在80年人的记忆里,富贵鸟将是债券违约潮中的一只奇葩。

  2018年上半年,“”和“16富贵01”相继实质性违约,涉及本金21亿元。

而富贵鸟股票自2016年9月1日起停牌,目前仍在停牌中。

  就在人们就快遗忘它的存在的时候,近日流传出一份普通债权清偿方案,让富贵鸟再度“震惊”金融圈!  百元债券偿付元现金+元购物券?  1万元债券换一双鞋?  近日流传的富贵鸟《偿债能力分析报告》显示,富贵鸟在清算假设条件下,普通债权的清偿率%。 为最大限度提高普通债权的受偿水平,根据富贵鸟的实际情况,普通债权在富贵鸟股份重整程序中的受偿调整情形如下:  A货币资金受偿  通过重组方式支付的货币资金受偿,该部分资产合计亿元,在优先扣除尚未支付的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清偿有财产担保债权(或有)及职工债权、税款债权的受偿金额后,余额41,024,元用于清偿普通债权,普通债权清偿率约为%。

  B购物代金券受偿  重组方承接富贵鸟6,000万元债务后,向债权人交付可换购富贵鸟品牌商品的等值购物代金券面值合计6,000万元,全部用于清偿普通债权,普通债权清偿率为%。

债权人在取得购物代金券3年内可持券按票面金额到指定直营门店消费提货。

  购物券还可以享受门店优惠哦!!!  根据富贵鸟天猫旗舰店的价格显示,最便宜的一双鞋也要149元。

如果按照上面的偿付方案,就至少需要持有1万的债券才能买到一双价值149元的凉鞋。

  根据5月14日公司债券受托管理人(港股02611)公告显示,管理人已将重整计划草案提交至泉州中院,并将于5月27日统计债权人表决结果。

  同时,为了使全体债权人了解重整计划草案表决结果及后续工作安排等相关情况,管理人将定于2019年5月28日上午10:00在福建省石狮市八七路东段302号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员工食堂二楼,召开情况通报会对有关情况予以通报。

  踩雷基金血本无归  根据媒体报道,涉及的债权人超过200家。 其中,涉及金额较大的有、(港股06806)、创金和信基金,以及第一创业证券和等。

  天弘基金旗下天弘债券向日葵2号资产管理计划和天虹债券向日葵11号资产管理计划分别拥有亿元和亿元债权,合计亿元。

  若按照上述赔付方案,天弘基金天弘基金亿元债权能获得万元+万元等值购物代金券。

而光是利息、违约金,天弘基金两个产品合计就高达万元。   另一大受伤的金融机构为申万宏源,资料显示,申万宏源债权总额为亿元。   除了天弘基金、申万宏源外,中融基金、以及也将损失惨重。 其中,中融基金旗下共有6只产品踩雷,涉及资金合计超过7000万元;中信建投基金旗下共有8只产品踩雷,涉及资金合计接近1亿元;华商基金旗下共有5只产品踩雷,涉及资金超过9000万元。

  那么问题来了!分到的代金券只能按比例分给持有人——那咋分啊?!  富贵鸟高管离职  创始人离世子女不愿继承  富贵鸟为老牌服鞋巨头,1991年于福建石狮市创立,主要从事男女皮鞋、男士商务休闲装及皮具等相关配饰的研发、生产及销售,2012年,公司一度跻身全国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 2013年,公司于香港联交所上市。   自2015年以来,富贵鸟营收和净利开始持续下滑。 2017年上半年,公司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期内实现营收亿元,同比下降%,净利更由盈转亏,期内亏损万元。

  同时,富贵鸟还在存货盘点及应收账款的确认上存疑。

  公司于2017年末通过存货盘点及客户核对往来账款,发现实际存货比账面存货金额少大约2亿元,发现有近2亿的应收账款客户未予确认,且回收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另外,2017年底,公司购买的产品因借款人违约,本金2亿元未能收回。

  自2016年停牌以来,富贵鸟多名董事会成员及高管人员发生了一系列变动。

2016年10月6日,陈伟盛辞任公司秘书及授权代表,接任者郑少荃3个月后即辞任。 2017年3月,陈伟盛又辞去公司财务总监一职。   2016年11月2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接5位股东书面提请通知,要求董事会召集股东大会并在会上提呈包括建议罢免陈华敏、龙小宁作为独立非执行董事,罢免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公司核数师的议案。

  2017年4月11日,富贵鸟披露,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已自2017年3月17日起辞任公司核数师。

  2017年5月23日,富贵鸟直接宣布暂停独立非执行董事陈华敏的职务,公司称,陈华敏并没有履行其作为独立非执行董事应有的合理谨慎、技能及勤勉,并指责其不合理地不合作,无法提供任何具有建设性的资料以支持和证实她的观点,且未能展示她能够以客观和及时的方式为富贵鸟的最佳利益作出决定。

  随后6月14日,龙小宁及陈敏华联名发出辞任函,同时揭开与公司就财务及公告披露方面存在的矛盾,包括富贵鸟未就事实资料回复香港联交所的查询;公司延迟刊发及复牌的原因;对公司的财务资料及2016年中期业绩有意见分歧等。   2017年6月25日,创始人之一的执行董事林国强因病离世。 据了解,为避免富贵鸟金融借款合同担保亿元债务纠纷,其子女均放弃对其父财产的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