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养殖业补贴首页

BBC评出21世纪最伟大的100部电影,你看过几部?

BBC评出21世纪最伟大的100部电影,你看过几部?

  56、《鲸鱼马戏团》(WerckmeisterHarmonies)-贝拉·塔尔-2000年    在电影节圈子里声名鹊起,被誉为匈牙利继米洛斯·杨索(MiklosJancso)后最杰出的导演,与塔科夫斯基风格最接近的人,早在《俄罗斯方舟》之前二十年就尝试过一镜直落长达六十七分钟——那是在根据莎翁名剧改编的电视电影《麦克白》中,那时候,那个导演不过27岁。

  没错,这个神人就是贝拉·塔尔(BelaTarr),真正的二十世纪最后一个作者导演(auteur)。   很容易地,以《麦克白》为界,贝拉·塔尔的电影可以分为前后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在此之前的《家庭公寓》(FamilyNest)、《局外人》(TheOutsider)与《预制人生》(ThePrefabPeople)延续了由IstvanDarday开创的“纪实虚构”电影,风格粗糙真实,以令人目眩头晕的手提摄影著称,包含大量的特写镜头。

影片取材现实生活,热衷于抨击官僚体制、社会弊端。

塔尔在匈牙利影坛的崛起异常生猛,他为此受到保守势力的批评——为什么总是将目光对准那些社会主流之外的边缘人呢?为什么不拍些“高雅”的影片?塔尔机智地反击:“对我们来说,你们这些有钱人才是边缘呢!”  《麦克白》之后,塔尔的创作步入另一个极端,他摒弃了对社会与现实的探讨,捡起了少年时的梦想,转而开始关注哲学、信仰等更普遍的形而上问题,影片变得深涩难懂。 另外,塔尔执着于对电影语言形式的探索,中远景、长镜头成为他的标志性风格,景物、场所具有与角色同等的重要性。 因为这种突变,有人将他与塔尔科夫斯基和索科洛夫相比。 也就是在这个阶段,贝拉·塔尔开始与作家LaszloKrasznahorkai的合作,陆续将他的几部作品《天谴》(Damnation)、《撒旦的探戈》(Satan‘sTango)及《鲸鱼马戏团》(WerckmeisterHarmonies)搬上银幕。

塔尔和这位作家的合作十分默契,他们的世界观也很接近,所以他的小说塔尔拿来就用,除了将不适合电影的内容作一些修改。

  1988年的《天谴》是塔尔真正打入西方主流艺术电影的开始,不过此片拍竣后他和妻子AgnesHranitzky(也是他的终身合作者)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官方勒令他们关闭自己运作的一个小制片厂,并威胁在匈牙利电影界不会再有塔尔的立足之地。 在政治压力下,塔尔夫妇不得不在德国逗留一年,并目睹了柏林墙的倒塌。

随后的事情顺理成章,在祖国电影人的盛情邀请下,两人回国拍摄了惊世之作《撒旦的探戈》,此片长达令人窒息的七个小时,却仅有区区一百五十个镜头。

  第三部改编自Krasznahorkai小说的《鲸鱼马戏团》前后用了足足六年时间,因为对于塔尔来说,钱实在是一个太大的问题。

由于他的影片必然不会卖座,却耗资巨大,自然要令所有投资人三思。

所以,每一次开拍新片,塔尔都是“一穷二白地从零开始”。 二十多年时间里,只有六七部长片问世也就不足为怪了,而这又类似于塔尔科夫斯基了。

所不同的是,老塔从不为资金犯愁,他所担心的是官僚暗算、体制掣肘;而小塔虽已不用再担心意识形态上的风险,但最现实的经济账却怎么也算不过来。   《鲸鱼马戏团》作为塔尔最新的一部长片,为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世界性声誉,他作为最后一个电影艺术大师的美名突破了欧洲电影节的小圈子,逐渐为世人所了解。 但2000年至今业已五年,塔尔却为何仍无新片问世?原来他目前正陷入空前的危机当中。 要艺术不要商业?事实证明这会害死人的。   今年2月,法国著名的艺术电影制片人、欧洲电影学院2004-2005年度恩伯特·巴尚(HumbertBalsan)在巴黎办公室中自缢身亡。 原因很简单,贝拉·塔尔的新片《伦敦来的人》在欧洲电影界群策群力下筹集到数百万欧元的预算,开机不过几天已经花得精光。 为这部影片巴尚的所有财产已做抵押,他欠下巨额债务,到后来实在是走投无路。

  这,能怪塔尔吗?塔尔个性寡言少语,工作时暴躁、固执,这一点他和很多导演一样,他可以毫不犹豫地花掉20万欧元只为了拆掉外景地一个碍眼的脚手架,以换来更加完美的电影,但所付出的代价何其巨大!艺术与商业,这个永恒的问号,又一次拷问着电影人的灵魂,即便是塔尔,也无法为之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