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养殖业补贴首页

【原创】【老灿茶社】 感佩汪吾坤赋

【原创】【老灿茶社】 感佩汪吾坤赋

  六十七年的人生感悟  作者:猴哥  2011年3月12日就是我67岁的生日,回顾67年走过的人生之路,终于,似乎对人生有些明白了。

  我不知道怎样给幸福下个确切的定义,中国幸福学对幸福的研究告诉我,人的本性是不满足,不满足导致了人们的渴求,渴求获得了满足,人们就获得了幸福。

幸福是人们的渴求被满足后的愉悦感觉。   人类的最终追求是幸福,然而,幸福的感觉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一个幸福的感觉都是会消失的,又因为不满足是人的本性,所以,人们会继续寻求新的渴求,寻找新的幸福。   尽管幸福有多种注释,我还是觉得这样的注释是比较符合逻辑的。

如此,人生也就有了合理的注释,一个人不断寻求新的渴求、不断获得满足、不断寻找新的幸福的这样一个不停的循环往复,就是一个人的人生。 今天,2011年3月12日就是我人生不断追求的67年。

  人生是短暂的,67年惊回首,弹指一挥间。 生命在有限的几十年里,在上学、工作、退休等多个阶段,在恋人、夫妻、老来伴儿等多个身份,都各自只分得短短的一段,在匆忙之中完成变换,在目不暇接中就匆匆流逝,还没尝够味来就没了。

  然而,人生又是多么漫长。 从出生至今67年漫长的岁月里,时而风平浪静,时而碧波荡漾,时而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时而春色明媚,阳光灿烂。 在人生的大道上书写自己的光辉一页,有追求、有渴望,有奋进、有奉献、有坎坷、有失落,有酸甜苦辣。

无论是阳光下,还是风雨中,无不体现着67年人生的价值。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

没有哪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 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口,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上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庆幸的是67年来所有的岔道口都没有让我迷失方向,坚定的走在正确的人生大道上。

  著名的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有一句名言:“人生就是一次次无法重复的选择”  那是出自一个苹果和人生的故事:  几个学生问哲学家苏格拉底:“人生是什么?”    苏格拉底把他们带到一片苹果树林,要求大家从树林的这头走到那头,每人挑选一只自己认为最大最好的苹果。

不许走回头路,不许选择两次。     在穿过苹果林的过程中,学生们认真细致地挑选自己认为最好的苹果。

等大家来到苹果林的另一端,苏格拉底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了。

他笑着问学生:“你们挑到了自己最满意的果子吗?”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回答。   苏格拉底见状,又问:“怎么啦,难道你们对自己的选择不满意?”  “老师,让我们再选择一次吧,”一个学生请求说,“我刚走进果林时,就发现了一个很大很好的苹果,但我还想找一个更大更好的。

当我走到果林尽头时,才发现第一次看到的那个就是最大最好的。 ”  另一个接着说:“我和他恰好相反。

我走进果林不久,就摘下一个我认为最大最好的果子,可是,后来我又发现了更好的。

所以,我有点后悔。

”  “老师,让我们再选择一次吧!”其他学生也不约而同地请求。

  苏格拉底笑了笑,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们,这就是人生——人生就是一次无法重复的选择。

”  是啊,苏格拉底说得对:无法重复的选择。

时间不可能倒回去,人生之路不可能重走。

上学时我选择了机器制造专业,一生几乎都耗费在这个专业之中,最后成为大型国企的高级工程师。

现在退休了,领取养老金一千多元,然而,公务员的养老金却是我的2~3倍,还有从国企下海经商的人却成为大老板,有房有车。

后悔吗?能重新选择吗?既不能重新选择就不后悔。

我相信,人生的价值不在于所得的多少,而在于奉献的多少;政治上虽然没能成为员,但我是民建会员,是民主人士,的朋友,在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反映社情民意等方面作出了贡献;生活上我谈过一次恋爱,结过一次婚,就有了现在的老伴。

结发夫妻老来伴。

相识相爱,结婚生子,风风雨雨50年,不离不弃半个世纪,她聪慧贤惠,温文儒雅,她知书达理,相夫教子,她不漂亮,却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快乐时我们一起分享,逆境时我们共同面对,相濡以沫,白头偕老。

我珍惜我的选择,若有来生我们依旧是夫妻。 回首67年人生路,我无怨无悔,我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   未来的路是可以选择的,但走过的路就不可能重新选择了,一旦选择错误将后悔莫及,世上没有后悔药。

在人生路上的每一个十字路口都要认真作出选择,以此教育我的两个孩子,他们都已大学毕业,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事业有成,可谓一帆风顺,在他们的人生道路是一片光明,比起我的艰难坎坷的人生要强百倍。

他们是我的希望,是我的的骄傲。   植物从生根发芽、长叶长茎、开花结果,最后枯黄死亡,这是自然的法则,人生也不例外,67年我也完成了开花结果的阶段,接下来就是枯黄死亡,该做的事都已做完了,我死而无憾。 既然是自然法则,死亡就并不可怕。 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都有从生到死的过程,无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平民百姓,无论你是达官贵人还是下里巴人,最终都得走向死亡。 在我人生路上的同路人,他们之中已经有不少走完了他们的人生之路,秦总62岁走了,铙总68岁走了,毛总60岁走了,李处59岁走了,好多好多。

。 。

。 。 。

可我还活着,我是幸运的。

我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远,一年二年?五年十年?自从两年前癌症手术以来,身体更加枯黄了,然而,我的心却依然年轻,充满着活力,如果能顺利度过癌症术后五年生存期,我将再活二十年。

  有一首歌叫夕阳红,是呀,最美不过夕阳红,可惜近黄昏。

后一句是我加的,并不是悲观,而是正视现实,怀着事实就是的精神,抱着对未来生活的无限美好,我将在美丽的夕阳下愉快的去走完人生最后的路。